傅柯怎樣通過新自由主義反思《性史》? – 香港01


香港01 >>記事全文

傅柯怎樣通過新自由主義反思《性史》? >>記事全文
香港01
正是從這一角度出發,我們必須理解傅柯從1970年代末開始的研究興趣:吉斯卡·德斯坦(Giscard d'Estaing)總統領導下新生的新自由主義治理術,以及從古希臘開始的自我技術。事實上,這兩個話題在他同一時期的作品中作為「實驗室」一同出現,並得以構成他的「存在 ...

ご支援くださる方はクリック→